当前位置:首页
> 企业文化 > 文化建设

镇安可爱的人们


发布日期:2019-09-05 信息来源:第一分局 作者:冯旭东 字号:[ ] 分享

九月了,总以为这段日子会很漫长,细数才发现,来项目部已经快两个月了。镇安抽水蓄能电站,这个隐居在秦岭大山里的明珠,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生活。抵过了白天烈烈的骄阳,皮肤晒黑了;熬过了漫漫长夜的风机声,心也静了许多。好在,这儿,不缺爱,亦不缺可爱之人。

在大山深处简陋的活动板房里,有一群饱经生活风霜的生命,让我怎么称呼他们呢,我不想冷冰冰得为他们贴上“农民工”的标签,因为在我眼里,他们是这个地方最可爱的人。

钻工代班比我父亲小两岁,我习惯的叫他一声“黄叔,”每次他总是第一个出洞,每次他都不好意思进值班室,坐在外面的台阶上,拽都拽不进去,一个劲的说:“我身上脏,别把你也给弄脏了。”我席地而坐,和他一样坐在水泥地上,我们开始唠家常。那口听得拗口的四川普通话,让我一个甘肃人着实“着急”,但还是开心得笑着。他所有的话里总离不开家,离不开他那“不成器”的儿子,言语里恨铁不成钢,眼里却尽显疼爱。我心想,他在想家,他在想那随时念叨着的儿子,和我一样,都在盼着过年,回家。

比我年长几岁的彝族支护工,笑着给我讲他们的“撩妹”神技能,脸上沾满了铁灰的小伙子在旁边害羞地揉搓着手套,我问:“你多大了?”他说:“00年的,都20了,”嬉闹的空气凝住了我俩的对视,是啊,都20了,那时候的我还躺在大学的床上,找爸妈要钱呢。等我缓过神来,他们已经进洞了,20岁的小龙冲我笑了笑,那般纯粹的笑,好久都没有见过了。我礼貌性地冲他喊:“注意安全,”他点点头,加快了脚步,跟上了前面的人。

上了年纪的阿伯说我长得像他儿子,叫我注意安全;还有钻孔老杨,他每次出洞后找我要根烟,喊句“下班咯”,甩着大步就走了;还有说话总是“不听”的清洁工,老乐着给我说,他丫头考上大学了,快开学了;唯有几位焊工,每天乐此不疲地唱着,闹着,伴着钢铁的碰撞声,格外地好听。

无论在哪,你总会遇见一些可爱的人,在那些日子里温暖着你。看到他们,那些慌张无措的日子,显得那么得矫情。知了鸣完了夏天,把秋天交给了落叶,我终于明白,这个夏天最终还是过去了。

我站在凌晨的山巅,看着慵懒的云儿嬉闹于峰峦之间,待云儿散尽,太阳升起,又是一个晴日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