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企业文化 > 文化建设

格桑花


发布日期:2019-08-26 信息来源:制安分局 作者:王瑞强 摄影:王瑞强 字号:[ ] 分享

闭眼邂逅一场繁华盛宴以后,才发现,原来我们的笑靥远比阳光要耀眼的多。

——题记

夏天似乎连道别都来不及说就已经远走他乡,正如甘藏区的缓慢沉重,让你一直郁郁寡欢却始终找不到缘由。于是,我像极了一个独行者,在这遽冷的初秋季节里,莫名的想念。

从西安走起的第二天,坐上整整一天的川藏大巴,来到苏洼龙这个仿佛遗世独立的大山深处,天很清云很深,每个高处的风都很孤独,越往北方越明显,偶尔孑立风中,看八瓣格桑花在这里找到它的归宿。海拔4000米以上甘孜藏区有些落寞,却散落着一地的诗香,而我,在这一世的凄美风景中,静静地思,默默地望,缓缓地唱,弯腰捧起的格桑梅朵,慰藉秋的苍凉。

忘记了第一次听闻格桑花时的情景,小学时代的某篇课文中、电台的某个节目中,亦或者某位歌手唱过的某首歌中,隐约记得“幸福”一词的寓意,幻想过与它第一次谋面时的场景与心情。梦里梦外,那都是一朵朵摄人心魄的花,所能想到的,大致如此。直到那天,有了偶然或必然的相遇。我看到了成片的花朵,红的、白的、紫的,亦或者红白相间、紫白相间,红得惊艳、紫得谄媚、白得素净……那是第一次的谋面,在列车的前行中,它们簇拥着,成一条斑斓的河,在视线能及的空间里,流淌着,渲染着之于我和它之间的第一印象。再到后来,就是苏洼龙机电生活营地的院子里,伸手就能够得到一簇簇拥挤的格桑花。

在藏语中,“格桑”是幸福的意思,“梅朵”是花的意思,一种最为平凡的生长在高原上的花,杆细瓣小,属翠菊科,也叫杜鹃花,又有个好听的名字称娑萝。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样子,可风愈狂,它身愈挺;雨愈打,它叶愈翠;太阳愈曝晒,它开得愈灿烂。

藏族有一个美丽的传说:不管是谁,只要找到了八瓣格桑花,就找到了幸福。不少会有人心如止水,微闭双眸,虔诚许愿。像极了一群梦想的殉难者,虔诚而且是经常,小心翼翼的守望。守候在花盛开的地方,愿其翩然归来。然而事情终未如你所料,于是你蓦然起身,浩然长歌,在这个繁华的有些奢侈的年代里,你孤独如一棵瑟瑟发抖的树,拯救别人同时也被别人拯救。

仓央嘉措说,格桑花开了,开在对岸,看上去很美,看得见却够不着。其实,够不着的只是其他。

或许,喜欢文学的,都会有些敏感,所以,喜欢把自己变成画中墨蝶,围着永不枯黄的信仰打转。因此,画中的世界,画中的生命是不自由的。可是,格桑花又怎样呢?看着别人的故事,看着美的风景,你会品一茗,酌一酒,习惯地说,与你无关。而格桑花只是静静的看,静静的喜欢,从不言语,任时光荏苒。

格桑花告诉我们说,只要心存光明,死亡都是美丽的。于是,很久以后,那些放肆的微笑,感动的阳光,澎湃的泪水,刻骨的眷念,温暖的目光,温柔的心疼,统统被渲染上模糊的轮廓,变成记忆中最最遥远的部分。于是,在回不去的时光里,没有人再提起。

有人写过,温暖,信仰和笔是他们一生中不可或缺的东西。我想说,寂寞是一种美丽。这样的一群人,青杏煮酒,梅子雨冷;这样的一群人,衣带渐宽而终又无悔;还是这样的一群人,路漫漫而其修远,上下而求。就是这样的一群人,坚强在苏洼龙机电安装项目,就是这样的一种花,忍受孤独,遭遇寂寞,依旧倔强的在绽放。

于是,他们寂寞的美丽,他们不停地漂泊,寻找属于自己心灵的天堂。在夜的凄凄风凉中安静且异乎寻常,我一个人,恍然夜凉。

乍醒,灯光已如豆,半纸残卷。我起身,掩卷,移至窗前,任时岁蹁跹,看陌上人,缓缓归来且歌且行,歌曰:人生流转几千回,走过月明盼归来。孤雁鸿语声声断,如豆灯光愁点点。红袖添香风声唳,牖中残卷已见斑。语笑嫣然明明月,醒时已是人千年。

于是,我吟着,梦着,醒着……如果可以,请给我一朵格桑花开的时间。
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